本馆资讯

高金城烈士纪念馆岗位大练兵之读书分享(第6期)

发布时间:2024-03-25 15:21:04 浏览量:392

       失去组织,就像孤苦无依的孩子失去了母亲。寻找组织,让我们的这一生漫长、痛苦又坚韧,即使看不到尽头,也要执着的向前走。我们这些人的家庭,很多不是因为爱走到一起,也不是因为孤独寂寞,是需要一个栖身的居所,一个生活的家,一碗活命的饭,如果能厮守到老就是相濡以沫的亲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吴清香

分享者

        杨越文   高金城烈士纪念馆接待部讲解员

杨越文1.jpg

西路军女战士吴清香

       在四川巴山深处的一个小山村,一名心怀烂漫的少女盼着自己快快长大。然而,家庭突遇变故,让小小年纪的她还没明白什么叫现实,就成了无家可归的孤儿。父亲突然病逝,母亲改嫁他乡,舅舅疼爱这个灵秀的外甥女,将她领回了自己家抚养,不到十岁的吴清香就拿着红缨枪,神气地站岗、放哨、送情报,她还知道了农工会、妇女队、童子团,这些闪着光亮字眼的组织。

       1933年的秋天,红军队伍敲锣打鼓地来到了通江县。11岁的吴清香参加了革命,当了一名光荣的宣传员,随后,跟着大部队开始了她的漫漫长征路。

       长征途中,年少的吴清香因为寒冷和饥饿,面黄肌瘦,持续的高烧让她在死亡的边缘徘徊了许久。也许是上天眷顾,她活了下来,在这条伟大艰辛的道路上,茁壮成长。

       会宁会师后,吴清香又随部队西渡黄河,踏上了漫漫西征路,而这一次,她和她的战友经历的是一次远比长征更加苦难、更加惨烈、更加悲壮的战斗历程。

       转战到康隆寺时,吴清香不幸被捕,想到那些被敌人扬鞭就打、挥刀就砍、被截肢、被挖眼睛、被剁耳朵的战友们,年少的她在高原凌冽的寒风里瑟瑟发抖。恐惧、悲愤、仇恨,继续前行······

       失去组织,就像孤苦无依的孩子失去了母亲。寻找母亲,让这一生漫长、痛苦又坚韧,即使看不到尽头,也要执着的向前走。

      1950年,吴清香已经成为一名地地道道的回族妇女,摆在眼前的生活,沉沉地压着她,她少有时间去思考自己民族改变后的衣着和饮食。她只铭记着自己当初誓死不嫁马家军,一定要寻找队伍的决心。看到兰州城满街飘扬的红旗,来来往往穿军装的队伍,她沉寂的心倏忽间被点燃了,一面面红旗荡漾在她的心中,期盼的眼泪流尽了,内心的激情依然澎湃。她带着儿女跌跌撞撞找到一个部队驻地,苦不堪言的身心仿佛在这一刻得到了释放,吴清香清晰地知道自己头顶的天,是解放区湛蓝的天空,身下的地是解放区红色的土地吴清香看了一眼就知道那个人是谁。熟悉的乡音,熟悉的脸庞,铭刻着童年心底的印痕,一切都写满了久违的亲切。家乡参军的热烈场面似乎就在眼前,有着一双清亮眼睛的男孩子,在乱哄哄的人群中有些羞涩地问吴清香,你也当兵······她知道,自己早就错过了这个眼睛清亮的男人,自己的人生已经被战争改写,生命的轨迹再也无法与他相认。迈入苍老时光的吴清香读报看电视时,对于激扬情爱的文字,她已没有了任何波澜与共鸣,但却喜欢这几句话,还曾写在一张纸上:夕阳下了,我在山边等你。流水冻了,我在河畔等你。生命累了,我在天堂等你。我们老了,我在来生等你......2011年3月25日,90岁的吴清香耳边流淌着红军歌曲,头下枕着“光荣证”很累很沉地永远睡去了。

网站备案号:陇ICP备18003989号-1 甘公安网备62070202000266    Copyright © 2018-2023 张掖市甘州区西路军烈士纪念馆 高金城烈士纪念馆 技术支持:祥洪科技